廖凡:你是为生活所迫 而我是喜欢这一行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开户送彩金可提现  发表时间:2018-06-29 19:52

  “最佳男主角”是40岁最好生日礼物

  2月15日廖凡凭借电影《白日焰火》获得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从评委梁朝伟手中接过银熊奖杯,他成为首位获得这一奖项的华人男演员。廖凡说那一瞬间他有些恍惚……接受本刊采访是廖凡获奖的第13天,激动心情早已平复,他理性地分析了自己过往的作品和影帝之后的工作生活,“慢慢地可能把这个事情忘了,因为不管得不得奖我还得继续做我的事情。影帝只是锦上添花的惊喜。”

  采写_本刊记者张燕罗雨田 录音整理_实习生梁思婷许思琪

  外形和内心,不相符

  别看他总演硬汉,其实内心细腻

  你的理想实现了吗?

  得奖前有什么辛酸的往事,说得有趣点?

  记者拼命启发廖凡,想让他说点之前采访没说过的。廖凡盯着对方充满渴望的眼睛,支支吾吾答不上来。累得重感冒的经纪人杨小姐用嘶哑的嗓子催促着记者时间到了。

  从封帝到今天,廖凡不记得见过多少记者,也不记得被问了多少他从来没考虑过的问题。这位记者没能从廖凡口中得到什么新鲜料,一脸不悦地走了。廖凡有些错愕,半张着嘴、半起身,“是不是该送送人家?”这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我怕人家不高兴啊,其实都是关心我的人。”但是廖凡确实不善言辞,面对媒体的狂轰滥炸,他有时显得很木讷。“我不太擅长语言表达,我要是那么能说,早就干别的去了。”而媒体又总是喜欢营造故事,“我必须得说以前的日子过得特惨,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这样的剧情才够跌宕起伏?”

  2月14日是西方的情人节也是廖凡40岁的生日,第二天他就得到了一份大礼: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廖凡好高兴,比他更高兴的是各种旁观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 南都娱乐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

  ? 廖凡:你是为生活所迫 而我是喜欢这一行 相关搜索:廖凡

  微博上一拨拨朋友纷纷@廖凡表示祝贺,熟悉他私生活的好朋友张译还@了廖凡的女友霍昕,说她“找对人了”。根本不认识的网友也来抱大腿,说廖凡在《将爱情进行到底》里演雨森的时候就料到他会大红,虽然自己当时才5岁。廖凡看了哈哈大笑。几乎每条祝福微博他都周到地一一回应。最让廖凡意外的是,多年前他租房子时的中介也发来短信,这哥们一连发了三条“恭喜”,最后一条是:“大哥,下回再找我看房保证最低价!”廖凡同样第一时间回复:“谢谢!”

  廖凡本人比屏幕上小一号,没有《集结号》里的焦大鹏那么硬,说到兴奋处抛出的小眼神儿还颇有《非诚勿扰2》里建国的娇嗔。老板王中磊说:“别看他总演硬汉,其实内心细腻,还有点磨叽。”好友滕华涛说:“生活中的他不是很开朗的人,他很纠结,生活如此演戏也如此。”

  滕华涛第一次见到廖凡还是在《北京深秋的故事》的剪辑片中。“1995年老爸(滕文骥)在给电视剧《北京深秋的故事》做后期,我一眼就盯上了出租车司机老谢,我说,爸,这人有点儿意思,是你在北京大街上找的的哥吧?我爸说,他是上戏的学生,还没毕业呢。”滕华涛很吃惊,“当时小廖是个小胖子,年龄看上去也很大。关键是北京的哥那劲儿,小廖演得太像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原来是长沙人。”

  角色和本人,差太多

  戏里暴虐狂,戏外小绵羊

  廖凡的太多角色都透着一种和他本人不符的气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中廖凡饰演一个坏到极致的皮条客,拉上自己的女朋友搞仙人跳。有一场戏,女友赌气摔门进屋,廖凡急了,疯狂踢门,非要把女友揪出来揍一顿。这场戏廖凡演得歇斯底里,导演刘奋斗几次喊停,可廖凡的脚却停不下来。这场戏下来他的脚踢麻了,脱下袜子一看血肉模糊,趾甲掉了一半—拼命想把自己演成一个流氓,恰恰是因为他生活里没有那么极端—廖凡说,从小到大他没打过架。

  他是家里的小儿子,上面有一位年长他很多的哥哥。廖凡得到了父母兄长的很多宠爱,但他却是难得的懂事。他以自费生身份考进上海戏剧学院,这件事梗在廖凡心里很久,“当时公费生学费几百元,而自费的要上千。总觉得花钱太多,1993年上千元学费是不小的数目。我给家里带来不小的负担。不能浪费这钱浪费这机会,必须得学点什么。”

  他是班里最乖的学生,专业课全优,刚上大二就获得全国戏剧院校小品大赛一等奖。同班的李冰冰任泉早就出去拍广告赚得了第一桶金。可廖凡还是寝室教室排练室三点一线。表演系老师何雁说,廖凡开窍晚,专业上优秀,但人情世故上很混沌,让他排练一个小品,他就把角色搁在脑子里琢磨,整天晕晕乎乎的。

  如今他的很多朋友也证实,廖凡有戏约的时候最好不要找他聚会。你和他吃饭他却在琢磨着戏该怎么演。高群书和廖凡喝过几次酒,聊着聊着廖凡就沉默寡言了,不是特别熟悉他的朋友经常误会脆不管他了,都知道他又神游了。

  因为担心他出了校门在社会上吃不开,何雁曾打算让廖凡留校当老师。廖凡说:“那是不嫌弃,是一种爱护。”可是年轻人没出去闯过总有不甘。“而且我觉得我还没能力教学生,不能误人子弟。”他向何雁表明决心:出去闯荡一下,不管以后怎么样都去试一试。那年廖凡23岁。他考入了中央实验话剧院,和导演孟京辉是同事。

  那是一个话剧全面赔钱的年代。孟京辉曾为了凑够排练《恋爱的犀牛》的20万而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可是廖凡还愿意跟着他干,在舞台撒欢儿的感觉让他亢奋。那时候他认识了《恋爱的犀牛》里的“牙刷”李乃文,两个人气味相投,用孟京辉的话说:“都是戏疯子。”

  两人每天坐公交车回宿舍,在车上还要叨咕台词,别的乘客觉得这二位神神叨叨不敢靠近。于是无论车上多拥挤,他们俩周围总有半米的空地儿。《恋爱的犀牛》上演一个月后,孟京辉发现买票的观众一直排到了北兵马司胡同外。从那以后人们才知道话剧也能挣钱。

  在廖凡斩获影帝的庆功会上,孟京辉的妻子廖一梅很动情,她说廖凡是跟他们共患难过的,是家人。

  表演很有意思,别因欲望而不纯粹

  “拍戏底线是别毁了我的爱好”

  那就是被媒体渲染的廖凡最惨的日子,廖凡却很怀念。那时候他结识了一帮最好的朋友:孟京辉、李乃文、刘奋斗、滕华涛、张扬。“大家没名儿没钱也没有那么忙,一晚上跑好几个地方,喝酒、谈戏。”

  滕华涛用“没挣着钱”来概括廖凡的演艺之路,“有时候我会说他,这是中国演员挣钱的最好时机,你放着这么好的演技老去拍些话剧和不给钱的艺术片图什么?”后来滕华涛轰轰烈烈地拍起了家长里短的电视剧,很多都脍炙人口,而廖凡不愿意演。唯一一次合作是在滕华涛电影《失恋33天》里客串了一个小角色。

  滕华涛了解廖凡:“他是把前前后后都想得特别明白才能干一件事的人。”在选角上廖凡是有计划的。“因为演员本身的道路很长,你不可能一下子达到目标。”廖凡最早深入人心的角色是《将爱》里的雨森,剧中他苦恋徐静蕾,后来意外地在雨夜被车撞死。廖凡说,那部戏他演得毫无压力,因为雨森有他的影子,都是模范大学生、毕业要留校,和他自己的大学经历如出一辙。

  廖凡的很多生活经历都深深地印在了角色里。早年在电影《好奇害死猫》的采访中,廖凡说,虽然剧中他是一个内心偏执的小保安,爱上了遥不可及的女人,可他从头至尾都没有把他当作一个保安演,他只是一个阳光、青春、心中有爱的年轻人。在追求爱的过程中,单纯而执着。

  事实上当时的廖凡也在追求一份爱情。早在《将爱》的时候廖凡就认识编剧霍昕,她大廖凡五岁,知性美丽,只是那时候她还是张扬的女朋友。《好奇害死猫》的编剧还是霍昕。有传言,影片在重庆拍摄时,廖凡在街上游荡体验角色遇到了同样在大街上找灵感的霍昕。此后两人常常相约散步,聊天中廖凡得知霍昕已经结束了和张扬的十年恋情。《好奇害死猫》之后廖凡和霍昕的关系日渐亲密。也有传言,廖凡是听取了霍昕的建议才蓄起胡须、苦练肌肉,成就了他之后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和《集结号》中的硬汉小生的形象。

  让廖凡当了两次主角的导演刘奋斗认为,廖凡还是对艺术电影更有感觉,投入的精力和感情也更多一些。《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是廖凡最卖力的艺术片。未删减版中有多达五六场的激情戏和暴力戏,廖凡脱也脱了,打也打了,却没有片酬。刘奋斗回忆,廖凡只在开机的时候拿了一次红包。一帮患难的哥们,全凭兴趣来做电影。廖凡有几场在海滩上全裸的激情戏,为了配合他,刘奋斗带领着工作人员们也全脱了。碧海蓝天、烈日炎炎,一片赤裸,“当时我们还拍了照片”,蔚为壮观。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里有句台词,廖凡至今还能背出来:“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是,你是为生活所迫,而我是喜欢干这一行。”这能否形容他对表演的感情呢?廖凡慌忙摆手:“不敢当!”他说:“表演本身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像一场游戏,你应该用最轻松的心态去完成。但是有时候欲望会让你的目的变得不纯粹。无论拍什么戏我的底线是,千万别毁了我的爱好。”现在廖凡再看《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会觉得难受。“很多地方是强努着劲儿演的。表达得也有些单薄,因为缺乏某种积累,人物显得不那么丰富,整部电影呈现给观众的只有暴力。”

  而这些都在“擒熊”的《白日焰火》里得到了改善。“把拳头收起来,再打出去才有力量,如果一直伸着,到后面会力竭。”廖凡挥动着手臂和记者解释。廖凡在《白日焰火》中饰演一个潦倒的警察,颓废到可以酩酊大醉后躺在冬夜的马路边。因为电影本身的气质就很冷酷,导演刁亦男要选择一个极端的环境拍摄,最后把地点确定在了11月份的哈尔滨。廖凡在哈尔滨的派出所体验了半个月,每天和片儿警走街窜巷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哈尔滨曾经的辉煌。“很破旧的走廊里竟然还有雕花的楼梯,原来一定是挺奢华的。现在有些破败了,但是那种破败其实也挺棒的,和我演的人物有奇妙的吻合。”这座城市给了廖凡很多灵感,助他“封帝”一臂之力。

  廖凡柏林拿奖归来,有人曾见到他和一群人在球场上打篮球。那是廖凡的小圈子——老男孩篮球队,队员有华谊兄弟的王中磊、导演滕华涛、编剧汪启楠、《让子弹飞》的制片马珂。本来还有李晨,可是他拍戏太多,老不参加活动,大家罚他,让他赞助了全队的球衣。见者纳闷,廖凡怎么会如此清闲,怎么不去拍戏?有的时候喧嚣过后的清闲比一直清闲更让人不能接受。

  影帝过后日子会怎样?“该干吗干吗!”廖凡说得有一搭无一搭,“慢慢地也可能把这个事情忘了,因为不管得不得奖我还得继续做我的事情。影帝只是锦上添花的惊喜。”

  对于这个问题,滕华涛和刘奋斗似乎更有洞察力:热闹也就这么一阵子,没两天就过去了。他肯定会接到很多商业片的邀约,但是他以前也不缺,廖凡还是廖凡,他也40岁了,人到不惑,他的喜好、表演方式,以及自己想要什么,他已经就非常清楚了。

  本刊采访之前,廖凡已经经历了多家媒体的轮番“审问”。原本定在中午12点的采访被推迟了45分。经纪人把订好的午餐放在廖凡面前,他却点着了一支烟。“接着问吧。”廖凡有一种早结束采访早解脱的意味。问及作品,他依然说得生动有趣,于是想把话题渐渐地转向感情生活,没想到他立刻戒备森严起来。如果你想在提问中设计好答案,一定会遭来廖凡的否认。虽然他的话不愠不火,其实暗中较劲儿。整个采访结束后第一感觉就是,廖凡不是一个“听话”的采访对象,这家伙倔得很。

  “影帝?你们太把它当回事了”

  南都娱乐:这是你经历过的最疯狂的媒体攻势吗?

  廖凡:必须承认,是的。

  南都娱乐:这种状态你觉得还能忍受多久?

  廖凡:可能每个人的排列五杀号定胆2元感觉不一样,有的人很享受这个。我想我也应该去学着享受它。

  南都娱乐:你会认为媒体很势利吗,没得奖的时候从来不采访你,现在都来了。

  廖凡:我觉得这都很正常,这事儿不会困扰我。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些喜欢的事儿而已,然后被媒体说得特惨,好像这样才能被证明一切都是值得的。有一次一个记者问我,打算用什么方式来告别这个舞台?我在那很认真地琢磨,告别舞台那天我用什么方式比较好呢,仔细一想觉得还有点心酸。后来我才突然回过神儿,嗐,我什么时候说要告别舞台啊,还用某种方式,我怎么这么矫情啊。

  南都娱乐:其实你并不是一个很愿意跟记者打交道的人?

  廖凡:我本身不是一个擅长表达的人,我要是那么能说,早就干别的了,说相声也不错。

  南都娱乐:那在工作中,比如公司的酒会上你会主动和别人交际吗?

  廖凡:我不属于交际型的,一遇到这种场合我特别盼望自己能够变成一只花蝴蝶飞走。其实我也能够试着去做,但我老觉得我做得不是特别自然。干不是特别自然的事儿我就有点不太感冒。

  南都娱乐:斩获影帝、各种媒体蜂拥,会有一瞬间的不清醒的状态吗?

  廖凡:当然有些东西需要你去慢慢地消化,但是这件事情不会让我高兴得晕倒的,反而它让我觉得更清醒。

  南都娱乐:觉得自己终于赢了?

  廖凡:这话得留到最后再说。何必要在意某一时段某一部戏的成功与失败,毕竟我还有很多的时间去演戏,这条路是要走很长的。

  南都娱乐:你会不会觉得对于影帝这件事大家比你看得更重?

  廖凡:嗐,你们都太把影帝当回事了,我一朋友特纳闷地问我,当了影帝我怎么觉着你不是特别高兴啊?其实我也高兴,只是我的朋友们好像比我更高兴。可能是因为和他们相识得比较早,他们一直都对我有所期待吧。

  南都娱乐:你这么说,我们会觉排列五杀号公式得你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

  廖凡:我不但不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而且是那种特不起眼的人。混在人群当中,你根本看不见我。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事儿,我享受这种状态。

  “想当潜伏者,可这回暴露了”

  南都娱乐:高群书导演把你和黄觉、王学兵等一些演员归类为潜伏者,他并不是说别人不认识你,而是说潜伏者们缺少一个完整展现自己的机会,用我们媒体的话来说就是缺少一个大爆的机会。

  廖凡:“潜伏者”这词儿挺酷的,能潜伏的都是牛人,有锦衣夜行的味道。其实我倒打算一直潜伏下来,可是这回我暴露了,潜伏者也做不了了,我还觉得有点懊恼。

  南都娱乐:很多演员在大红以后会回顾自己之前的岁月,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仅仅是为了挣钱而去接很多戏。你有没有为了挣钱而不停拍戏的状况?

  廖凡:我也有过这样的目标,但是我脑袋太笨,拍不了这么多戏。(很多演员还会同时拍摄好几部戏。)这事儿我真是干不了,脑筋转不过来,体力精力上都会很严重透支。我觉得戏不能演得那么慌张、急促,必须得舒舒服服稳稳当当地去拍,自己心里才能踏实点。

  南都娱乐:你会看不上那些为了挣钱拍戏的人吗,觉得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廖凡:那倒也没有,当然和趣味不太相投的人交流得不会那么顺畅,但是完全没有必要看不上吧。世界这么大,难道还容不下不同的人吗?其实大家都相同可能也是一个麻烦事。

  南都娱乐:现在很多人都觉得你是一本励志教材,你怎么看?

  廖凡:从柏林回来第一次做节目时,主持人的问题让我有点尴尬,他们让我给现在还在奋斗的年轻演员一些忠告,我真的没法给他们什么忠告,我还没有那个资格,更何况你的人生道路只有你自己最熟悉,其他任何人从根本上来说都是帮不了什么的,可能他们会觉得我在敷衍吧,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南都娱乐:可能是因为你是从小角色排列五杀号定胆2元演起,对于年轻演员来说比较好操作,而且你的小角色也都比较极致,很少演那种普通人的家庭生活。

  廖凡:当然很多角色是有意识地挑选,做一种尝试。普通人是不会有那种大起大落的故事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热衷那种生活题材,觉得日常生活很无趣,太自然了,是不是太有点俗,但是现在我发觉并不是那样的,其实日常生活也带给我很多丰厚的喜悦,是我没有好好去体会。

  南都娱乐:对于你自己的生活你一向保护得很好,个人情感之类从来不说。

  廖凡: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干吗要贩卖我的私生活呢?

  南都娱乐:在事业有所成之后你会考虑建立家庭吗,你是有这种传统观念的人吗?

  廖凡:我觉得以一种最自然的状态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就很好,只要感觉到舒服就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 南都娱乐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

  ? 廖凡:你是为生活所迫 而我是喜欢这一行 相关搜索:廖凡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