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皮蛋  发表时间:2018-06-06 20:04

  川普团队不乏对华鹰派。其中一位堪称鹰派中的鹰派--他就是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川普在解释他为什么任命纳瓦罗出掌国家贸易委员会时说:“我曾在多年前读过一本彼得关于美国贸易问题的书,其清晰的论点和深入的研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预见性地指出,全球化将给美国工人带来损害,同时也为复兴我们的中产阶级指明了道路。他将胜任贸易顾问这一角色。”

  川普提到的那本书叫《致命中国--中共赤龙对人类社会的危害》,由纳瓦罗和安一鸣(Greg Autry)合写,2011年出版。该书有中译本,译者为叶淑贞等,由博大书局于2013年出版。2012年,纳瓦罗根据这本书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片名叫《致命中国--美国是如何失去其制造业基础的》。

  《致命中国》一书写道,在过去十年中,骑着自由贸易的特洛伊木马,一个掠夺性的中国就在我们眼皮底下窃取了数百万个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由此导致了高失业率和巨大的贸易赤字。很多人不同意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就业机会这种说法。他们认为,中国不是偷走的,而是正大光明地夺取的,因为中国有着大量的既廉价又勤劳能干的劳动力,理所当然地会吸引大量的美国资本,拿走美国的就业机会。换言之,这是自由贸易的必然结果,是完全正常的。纳瓦罗不赞成这种观点。纳瓦罗指出,中美之间的贸易是不正常的。半数以上的中国优势来自于以下八项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在自由贸易的正常规则下,其中任何一项都是明确被禁止的。这些极其有效的八种摧毁美国就业机会的武器包括:

  1、精心设计的非法出口补贴网络。

  2、巧妙操纵和严重低估的货币贬值。

  3、公然仿冒、盗版及赤裸裸地偷窃美国的智慧产权。

  4、中国共产党短视地为了换取几块钱生产成本的优势,大规模破坏环境。

  5、超宽松的工人健康标准和远低于国际规范的安全标准,使很多工人得到棉肺症、肢体伤残,以及各式各样的癌症。

  6、非法关税、配额和从锑到锌等关键原材料的出口限制,对世界冶金业和重工业取得更大的控制权,作为战略的策略。

  7、掠夺性定价及倾销的做法,把国外对手排挤出关键的资源市场,然后再以垄断定价欺诈消费者。

  8、中国引以为豪的长城保护主义,让所有的外国竞争对手无法在中国的土地上设立店面。

  纳瓦罗把美国失去制造业的危害性提升到战略原则的高度。纳瓦罗说,美国必须认识到,中国正逼迫美国扮演二次大战时德国的角色。当时美国击败纳粹并非由于卓越的技术,而是压倒性的工业威力。今天,这种生产能力转移到中国了,现在中国的工厂可以制造出大量的船舶、坦克和飞机。由于中国庞大的武器数量,最终可能会击败美国精良的高科技武器,就像当年美国的物资压倒了纳粹。想想也是,美国的工厂都搬到中国去了,一旦两国交战,中国可以源源不断地生产出大量的武器,美国连可以制造武器的工厂都没有了。

  在《致命中国》的最后一章,针对肆虐的中国赤龙,纳瓦罗提出了一整套个人的选择、企业管理层决策和政府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通过国会立法,要求任何想和美国进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必须放弃所有非法出口补贴,保持反映实际情况的货币汇率,提供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并在维护环境、健康和安全标准上,符合国际规范,同时开放能源和原材料的全球进出口市场,并提供包括媒体和网际网络服务在内的自由与开放的国内市场,等等。

  尤其可贵的是,纳瓦罗还提出,美国应该再次把人权视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我要补充的是,即便从打贸易战的角度看,人权问题也是十分重要的。要打好贸易战,必须打出人权牌。

  正如中国学者秦晖所说,所谓中国奇迹,靠的是低人权优势。正是凭着低人权优势,中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血汗工厂,它一方面造成了福利排列五杀号定胆2元国家和自由放任国家都难以匹敌的竞争力,好资本主义比不过坏资本主义;另一方面又使得中国的广大劳工沦为弱势群体,无法从整体经济的发展中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最终导致中国的崛起成为暴政的崛起及对世界的威胁。

  如秦晖所说,通常讲的人权无非三层意义,其一是左派讲的人权,即社会保障、公共福利,平等意义上的人权。福利国家就是高人权,自由放任国家就被认为是低人权。但中国的问题却是负福利,比零福利还要低。负福利国家就是用国家权力、用非经济力量增加不平等,而非减少不平等。福利就是在二次分配中,用政府的力量降低不平等,也可以说是降低基尼系数。中国恰恰是一次分配的基尼系数还不是太高,二次分配以后就高起来了。其二是右派(主要是经济学意义上的)讲的人权,是契约自由权,就是对自由竞争的保持。而中国恰恰垄断得很厉害,国有经济占有很大比重。其三是左右两派都认同的人权,即政治自由和公民权:言论自由、结社、成立工会等等。中国劳工的集体谈判能力排列五杀号公式之低,连很多非洲国家都比不上。

  我先前讲过,美中之间打贸易战,美国手里的牌更多,但中国的承受力更强。因为中国是专制国家,政府可以把内部的不满与异议强力打压下去;而美国是民主国家,只要川普的若干措施在短期内不能见效还招致一些群体的利益受损,美国人就可以用这种那种方式投下反对票,使得这些措施半途而废,难以为继。因此,美国打贸易战,未必能打出预期的规模和预期的效果,但要是打出人权牌,情况就不一样了。

  打出人权牌还有一个好处。如果你只打贸易战,中共当局很容易给美国扣上“亡我之心不死”、“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罪名,在国内煽动起所谓爱国主义和反美情绪帮自己解困。如果你还打出人权牌,突显出也是为了促进中国人的权利、尤其是为了中国的劳工和底层民众的利益,中共当局就很难做文章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只有促进中国人权的改善,才能使得崛起的中国不会成为世界的威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国内左派的“红歌会”网站上近日发表一篇署名“顽石”的文章,说在全国政法系统电视会议上,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发表了重要讲话:孟书记点名批评《炎黄春秋》洪振快抹黑英雄和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侮辱毛主席的丑陋行径,强调毛主席是党、人民军队和新中国的缔造者,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表示决不允许任何人污蔑丑化毛主席和我们的英雄。

  这篇文章存活二天的时间里,已有近四万点击率,而且有孟建柱的照片,这篇文章没有被删除,说明它在一定程度上的可靠性。

  这篇文章传播开来,可以说天下毛迷尽开颜,正如作者顽石所言,孟建柱的讲话传递了一个重大信息,就是中共不允许污言毛泽东,保护毛泽东的形象,就是捍卫中共的形象,毛泽东是中共的承重墙。

  还是在这个时间段,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传达“最高指示”:习近平要求政法机关把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排列五杀号定胆2元位。

  政权安全就是共产党当政的安全,制度安全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相应的体制的稳定,这个对中共来说比依法治国重要,比公平正义、比人权安全更重要。为什么要维护毛泽东的形象?毛泽东是中共政制的奠基人,开创者,毛泽东的形象如果完全倒塌,那么,中共的防护墙或承重墙就倒塌了。

  习近平上台之初,提出文革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这是对左派的安抚,也是其红二代身份决定的,以及他本人对毛泽东或毛时代的情感。这样的表态其意在团结左派,如果更进一步重新评价文革,那他要否决中共当年的决议,这样的政治风险他承受不起。

  习近平不会深陷左右之争,特别是难以公然地复辟文革,因为中国已融入世界经济,如果大踏步退回文革,很快就要闭上国门,这对中国经济、对整个官僚体系都将形成重创,近日他将启程达沃斯,显然他还是想在面临各种经济压力下,奋力一拼,在世界经济中提升自己的影响力。

  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势,普世民主派应该战略性停止与极左毛迷的言语纠缠,因为毛迷们将毛泽东视为信仰,在红色迷信领域里,不可能理性讨论,我个人已经历十多年的与毛迷的讲理、论战,发现与这些执迷不悟者争论,基本是徒劳的,公民社会建设或普世价值启蒙,完全可以绕过毛氏这块顽石与毛迷部落,去做些更为积极的事情。

  邓小平之后中共与毛泽东崇拜

  邓小平不愿意完全废弃毛泽东思想与精神遗产,邓小平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毛泽东是一堵墙,新华门墙上的毛泽东思想战无不胜的大标语,邓不敢铲除,毛的形象也不敢拆离天安门城楼,还有华国锋主持的毛纪念堂当然也不敢撤掉或改换用途。

  邓小平也公开做出过解释,根本原因是毛泽东与中共的合法性密切关联,还有毛泽东在百姓中的影响力,邓小平不愿意触动政权的根基,对邓来说,中共的精神遗产一切都可以为自己所用。这样,他团结了中共党内的原教旨毛泽东分子,形成一个新权贵共同体,让自己像毛泽东那样得势,让自己的后代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得利。国家权贵资本主义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迅速崛起。打左灯,谋取右边的利益,邓小平获得了在世时的胜利。

  九十年代初邓小平说过,防右,更要防左,背后原因是极左的反邓与反扑。邓小平完全清楚,极左会毁掉他主导的中国走向世界的进程,使他“设计”的经济改革完全倒退。这种倒退不仅会使他的政绩清零,也会使他与他的家庭、整个国家,吃文革二遍苦、受极左二次难。

  为什么在邓小平与江泽民时代中共完全可以抛弃毛思想,并向宪政转型而他们执迷不改?

  根本原因一是社会动力不足,整个社会没有形成强大的政治转型促动力,而体制内部,正享受着资本市场带来的巨大红利,如果宪政转型,高层将被限权制约,其家庭获得的巨大利益可能受到清算,而资本与知识精英们,与权力形成合谋,以崛起过程中获得自己的身份地位。毛泽东遗产与宪政转型,被搁置了,而且是无限期的搁置,权贵共同体越做越大,越到后期,越难以逆转。

  这个时期,一个重要人物对毛主义的唤醒居功至伟,他就是重庆的中共书记薄熙来。

  薄熙来还有其手下的王力军在重庆是公开接见、支持左派头面人物,这个时期重庆是红色根据地,红色文化与红色革命的复兴之地。现在这些去过重庆的左派意见领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打压。

  某种意义上,薄熙来是一个红色悲剧英雄,是潜在的精神领袖。

  薄熙来为什么复活了人们对毛泽东的热情?因为他敢于打击权贵,有良知的人都清楚,薄打击的是异已的权贵,甚至动用非法方式,超限地去剥夺他人合法财产,积聚资源能量,去做他的项目,取悦于公众或民粹,并因此获取巨大的民望(民粹)。老百姓只看一时的政绩,一时的社会繁荣或稳定,一时的利益或利已性,全然不看薄的非法手段、文革方式,特别是政治图谋。

  左右倒逼中央与红色血缘正统

  极左一直在倒逼中央,认为邓小平走的是资本主义邪路或修正主义道路,而右派的普世价值倡导者们,也一直倒逼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尊重普世价值,尊重人权,法治中国。

  现在人们看到,右边的倒逼,不仅没有成果,反而遭到多重打压,先是中共高层向下传达的八不准,普世价值与宪政、军队国家化与三权分立,这些中共延安时期就积极倡导的政治文明准则,均遭封杀禁言,接着,就一拨拨的对公知大V的网络封杀,体制内的被警告、除名,或限制出国。

  相比之下,极左的倒逼却显得非常成功,他们定点打击知识分子,体制内的保守力量,加上体制外的极左人物,里应外合,这次打击邓相超、刘勇等人,是一次典型的事件,有组织有纪律,有横幅有口号,既打击邓相超,又延及邓小平(邓贼),最后迫使相关机构免去邓相超一切社会职务,还有教职,令其退休。

  我在近日的一篇专栏文章里认为,中共存在一个地下党,这些极左力量就是原教旨毛党,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他们就一直致力于复辟文革,并致力于用文革的手段打击政治异已。近期苏铁山在纪念毛泽东的活动中的视频流出,可以看出,他们对习近平怀有期待,散布习家与毛家的感情,特别是认为习近平干了薄熙来不敢干的事情,而且干的很好。所以,原教旨毛党应该支持习近平,地下党应该拥护地上党。

  习中央当然乐观其成,因为这股力量还不足以撼动地上党的当政地位,不可能像文革之时,全面制造动荡,现在小股毛党的力量,正好可以狙击政治异见分子或普世价值右派,让他们用文革手法冲击政治异见,等于帮助中共维稳,减轻了中共被倒逼政治改革的压力。

  如果毛派像拥护毛泽东那样拥护习近平,那习本人为什么不坐享其荣耀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我估计,这次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收听率收视率之高,恐怕是史无前例。因为这次美国大选实在太不寻常,因为川普这位新总统实在太异类。

  就职典礼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川普的就职演说。看来川普的就职演说真是他自己写的,因为其内容其风格,确实都很川普。

  川普在就职演说中毫不客气地批评建制派,这里所谓建制派,不单指民主党,也包括川普自己所属的共和党。这在历届总统就职演说中恐怕是绝无仅有。然而美国毕竟是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总统的权力虽然很大,但也受到很大的限制。眼下的国会两院固然都是共和党当家,但是川普的主张和共和党多数议员有不小的差别。因此,在现行的政治格局下,川普的种种主张——无论对错——能推行到什么程度,不无疑问。

  例如,川普讲到要加强铁路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这就是他在竞选期间提出的万亿美元计划。可是这项万亿美元计划和共和党主张削减政府开支的立场不一致。在国会里,很多共和党议员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支持这项计划。川普再次提到他的原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可是美国是自由开放的国家,不可能闭关锁国,因此很难做到这两条。

  川普誓言要使美国再度伟大。奥巴马的国务卿克里在卸任前夕发表讲话时说,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是中国凭借它的规模,最终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克里的话不无道理。中国凭借它的规模,就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人勤劳能干,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这就是说,只要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的经济总量就超过美国了。拿台湾作比照。如果大陆的经济发展象台湾一样,那么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就该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了。记得几年前,英国的《经济学人》发表文章,假设当年蒋介石打赢了内战,那么人们有理由推断,中国不仅早就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且也早就实行宪政民主。这就是说,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合情合理的。

  假设只是假设,现实却是,崛起的中国是一个专制的国家,而且是共产党专制的国家。这就很不正常,很不合情合理了。中共政权敌视普世价值,尤其是习近平上任以来的倒行逆施,中共政权的专制特性变本加厉,越来越来构成对普世价值的挑战以及对世界的自由与和平的巨大威胁。一旦专制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并因而把它的力量投射到全世界,那将是人类历史空前的大倒退。

  今年是“六四”28周年。回想28年前,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胜利,专制势力奄奄一息。可是仅仅二十多年,整个世界形势就发生了惊人的巨大逆转。导致这种逆转的因素很多,其中,自由世界、首先是美国的对华政策要负很大的责任。因为专制中国的崛起,在相当程度上就是美国的养虎为患。美国人民或多或少都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选前人们都估计,不论谁当选,都会采取更强硬的对华政策。最后川普当选,应该说和他的对华政策最强硬也有关系。紧接着,川普又提名和任命了一批著名的对华鹰派,令人刮目相看。川普的就职演说显示出他锐意革新的强烈意志和必胜的信念。尽管美国面临的问题很多,挑战很严峻,但川普总统就职,毕竟是一种重大变化的开端。无论如何,美国确实该变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